我开学了十一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4 17:44
  • 人已阅读

夕照余照射红了整个江面,金风抽丰微凉,轻拂着纤柔细柳。我,倚栏独靠,手持一卷泛黄诗文,轻吟浅唱。眼帘微闭,若有若无的淡淡墨香透纸而出,与袅袅升起的水雾彼此融合、缭绕,似梦迷离,如烟飘渺。沉醉于这诗文的陶冶里,沉迷在这品性的浸染中。诗文啊!百年的风吹,散不了你的灵魂;千年的尘埋,掩不住你的名誉;万年的雨浸,化不开你的隽永。你是穿梭了历史激流,入地赏赐的瑰宝,扫荡了世俗的污染,清聆了尘凡的恬静。你使我心中掀起层层涟漪,好像时光流转,带我穿过千年的烟云……斜风细雨中,一栋翠竹小楼,油灯朦胧依旧,隐约可见一背椅窗栏的清雅男子。走近,那是一张宛如清风明月般的脸庞,却有着浓的化不开的愁情。手中托着一枚白玉发钗,悲叹“那时只道是常日”,感叹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。生死本就只是一线之间,如今回想旧事,刚才遗恨千年。容若,你身于“缁尘京国,乌衣门第”,却道“我是人世难过客”。忆起往昔“被酒莫惊春睡意,赌书消得泼茶香”的幸运,只能“寻思旧事立残阳”,问一句“谁念东风独自凉”。有谁,还能陪你登上兰舟,流浪江湖,体味生命的哀痛与如意?“家家争唱饮水词,纳兰苦衷几曾知”,纳兰的难过深化骨肉,融于笔端;纳兰的诗文,凄婉哀伤,不克不及卒读。但那淡淡的伤,浓浓的情,浸染着我的心,陶冶着我那多情的品性。